元曲中的数学

  • A+
所属分类:趣味数学
摘要

    数学入诗入画入词入曲,随处可见。在元曲中,有些小曲正因数字的巧妙运用而形成其鲜明的艺术特色,成为千古绝唱。

    如无名氏的《雁儿落带过得胜令》:

一年老一年,一日没一日,一秋又一秋,一辈催一辈,一聚一离别,一喜一伤悲,一榻一生卧,一生一梦里。寻一伙相识,他一会咱一会;都一般相知,吹一回,唱一回。

此曲每一句都用两个“一”字,层层递进,以排山倒海之势叹华年易逝,光阴催老,聚散无常。

风格类似的还有徐再思的《水仙子•夜雨》:

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三更归梦三更后。落灯花,棋未收,叹新丰孤馆人留。枕上十年事,江南二老忧,都到心头。

无名氏的《中吕•红绣鞋》也别具特色:

一两句别人闲话,三四日不把门踏,五六日不来啊在谁家?七八遍买龟儿封。久已后见他么?十分的憔悴煞。

这支小曲巧妙地运用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久)、十等数目字,由小到大,按升序排列,将少女因恋人怕人闲话不敢登门的相思之苦描绘得生动、深刻。

数目字本是抽象概念,枯燥单调。但有些诗人运用得巧妙生动,加减乘除,无所不能。语境不同,风格各异。

 一、加法入曲

汤式的《双调•庆东原•京口夜泊》,全曲如下:

故园一千里,孤帆数日程。倚蓬窗自叹漂泊命。城头鼓声,江心浪声,山顶钟声,一夜梦难成,三处愁相并。

曲中除运用一千里、孤帆、一夜、三处等数目字外,加法分析运用巧妙,城头+江心+山顶=三处,渲染出作者处处忧愁的孤旅及悲寂的游子情怀。

二、减法入曲

想人生七十犹稀,百岁光阴,先过了三十,七十年间,十岁顽童,十载尪羸。五十岁除分昼黑,刚分得一半儿白日,风雨相催,兔去乌飞。仔细沉吟,都不如快活了便宜。

这是卢挚的《双调•蟾宫曲》,曲中巧妙地运用了减法。人生百年,就常人而言,先减去无法过的后三十年,只能按七十岁来计算。七十岁,减去十岁顽童,再减去十年尪羸,等于五十年。接着又用除法,五十年的一半是白天,一半是黑夜。

 三、乘法入曲

曾有无名氏作这样一曲《水仙子•遣怀》:

百年三万六千场,风雨忧愁一半妨。眼儿里觑,心儿上想,教我鬓边丝怎地当,把流年子细推详。一日一个浅酌低唱,一夜一个花烛洞房,能有得多少时光。

一年三百六十日,百年三万六千场。乘法运用不着痕迹,非常巧妙。

四、除法入曲

问人世谁是英雄?有酾酒临江,横塑曹公。紫盖旗,多应借得赤壁东风。更惊起南阳卧龙便成名八阵图中。鼎足三分:一分西蜀,一分江东。

这是阿鲁威的《双调•蟾宫曲》,曲中巧妙运用了除法分析法,将天下分为三分:一分西蜀,一分江东,一分北魏。

元代张可久还作过这样一支曲《沉醉东风•秋夜思》:

二十五点秋更鼓声,千三百里水馆邮程。青山去路长,红树西风冷。百年人半纸虚名。得似璩源阁上僧,午睡足窗日影。

曲中巧妙运用了除法。古时夜里以击鼓记时,每夜五更。二十五点除以五等于五,是五个夜晚。

这样的例子还能举出很多,如马致远的《折桂令•叹世》中“咸阳百二山河,两字功名,几阵干戈”。姚燧的《调•凭阑人》“博带峨冠年少郎,高奇云鬓窈窕娘。我文章你艳妆,你一斤我十六两”。曲中运用单换算,一斤等于十六两,指郎才女貌,两厢相当,妙绝。再如卢挚的《节节高•题洞庭湖鹿角庙壁》中“风微浪息,扁舟一叶,半夜心,三更梦,万里别”,无名氏的《叨令》中“黄尘万古长安路,折碑三尺邙山墓,西风一叶乌江渡,夕阳十里邯郸树”。这里不再例举。

从这些曲中可看出:曲因数字而生趣,数字因曲而生动。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2   其中:访客  2   博主  0

    • avatar 娱乐新闻 4

      看样子还真的是不一样呀,古代人的IQ牛

      • avatar 疾风 4

        ( ⊙o⊙ )哇 原来古代那么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