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病欤?致命哉!

治病欤?致命哉!

在美国作家理查德·扎克斯所著的《西方文明的另类历史》一书第五部分‘医学’里记载了这样一件事:中世纪十字军东征时期,有这样两个病人:一名骑士腿浓肿了,同时还有一名妇女,患有结核病。当时的医生是这样为他们治疗的:他对骑士说:‘是想要一条腿活者,还是带着两条好腿死掉?’骑士说他情愿活下去,哪怕只有一条腿。于是那位医生叫来一个身强力壮的人来,又要了一把斧子。医生将骑士的腿放在一块木头上,对被叫过来的人说:‘用力猛地一砍,然后割干净!’不幸的是,第一斧没砍好,骨髓从腿里冒了出来,骑士当场死掉了。接着,医生又给那位妇女检查。查后说:‘他的头脑里有恶魔,这魔鬼附上她了。’医生拿来一把剃刀,在患者头上画了一个识字。用锤子和钉子把她的脑子取了出来,这样病人的内脑便露了出来,医生往上面有抹了些盐,如你所知,那女的当场也死掉了。

我讲的不是故事,而是史实。史书上明明白白的记载着。听完后,我想你的想法一定和我一样:这它妈哪是治疗呢,纯粹是屠杀。现在看来,中世纪的西方医治手段简直荒唐透顶。倘若你我这生于当时,只能盼着别生病,否则,不是灌肠,放血,就是让锤子凿脑袋,即便是有齐天大圣的七十二条命,也禁不住屠夫们的折腾。所以,如你所想,我们应当为自己生于斯世而庆幸。不过,近来有几件事给我泼了冷水。其一、一个月前,我的一位同事的孩子吃饭时不小心,有异物卡在了气嗓里,不断地咳嗽。那位同事连忙带孩子到了当地医院。拍片检查后,医生说没事,咳嗽几声就好了。众所周知,异物卡在气嗓里是会出人命的。我的同事不敢大意连忙带孩子去了县城的人民医院。那里的医生只一会儿就将异物取了出来。其二、有一次,女儿病了。我和家人陪着她到医院去检查。在儿科门诊,一位年轻的医生给孩子做了检查。诊断说是肺炎。作为外行人,我虽然对医学知识知之甚少,但怎么想怎么不对劲,尚不足两周的女儿除了咳嗽外,并无其他症状,怎么就是肺炎了?刚好,正疑惑间,医院的一位据说是老资格的医生进来了,我们要他再给检查一遍。这位医生摸了摸小孩的肚子,又俯下身在肚子上听了听就下结论说:是肺炎,发展到心脏了,得赶快住院,输先锋液水。家人当时就有点发懵。好在,俺还清醒,给这么小的孩子输先锋,可不是闹着玩的。我借口说钱未带足,逃离了此地。又打的到远处的一所大医院检查。那里的儿科医生做了系统的检查后说,没什么大问题,吃些消炎药就好了。几天过去,孩子果然有欢蹦乱跳的了。现在,我一想起这件事就后怕,一提起这件事就咬牙瞪眼,恨不得见这个医院已把火烧个精光,以免在祸害他人。其三、我听说有位女士陪着亲属到某医院看病,因为自己也在感冒,于是顺便看了看医生。这一看不打紧,好好的人自己走进去的,出来的时候却是抬着出来的,一命呜呼了。

媒体上报道的,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事故、案例,我们也都可以读到,我就不再也不想多举了。中世纪的医生因为时代所限,只会那样治病。别说平民百姓,即便是对国王,总统,也是一样的治法,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屠戮生命也是迫不得已。而我们现在的医生呢,要设备有设备,要经验有经验,却拿患者生命当儿戏,我觉得用屠杀一词已不太合适,还是谋杀更为恰当。

有一阵子我痴迷《暗黑破坏神》,就是大家都玩的那个打鬼游戏。可能得了游戏综合症了吧,我现在最怕从医院的门口过,我总觉得那敞开的大门口犹如张开的嘴,随时准备把我们吞噬进去。而那些走来走去的白大褂里掩藏的是各种各样细脚伶仃的鬼。不过,即便真的得了综合征,我也认了,再怎么也比横着出来好哇!

    A+
发布日期:2009年07月16日  所属分类:依然妄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2   其中:访客  2   博主  0

  1. avatar 奋飞 5

    身体结实才是王道

  2. avatar 卢松松 5

    害怕的话,就多多锻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