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整整一下午没什么事情,就懒懒地躺在椅子上看了半天儿电视。电视频道不少,可要么是疯疯傻傻的选秀娱乐,要么是老片大展播,更有甚者高丽棒子产的垃圾中的战斗机还占据着许多位置。一般来说,我是不看电视剧的,总觉得现在的电视剧就像老太太的裹脚布又臭又长。明明三两集就可表演完的事,非要扯上三、四十集,中间还要插上卖假药的广告,看着既闹心又没那耐心。不过今天实在无聊,平时喜欢的书看不进去,喜欢的摇滚也听不进去,,只好随便找一个打发打发时间了。
就看了两眼《王贵与安娜》。看到某个情节时,忽然想到了郑钧的歌《悲剧》中的歌词:这是一出由我和你主演的的悲剧,台词伤心情节动人,只是我知道结局。我不怀疑你说的每一句。当时就觉得倘若彼时俺在场,以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弹着一把破吉他,在那里旁若无人地吟唱倒是很合乎气氛。而且,对他们二位也是很好的提醒。
随之又想起上学时曾读过一首诗,名字可能叫《另一种情感》:
轻轻地说一声抱歉
趁这信儿还未寄出之前
也许从此我们都将默默无言
想起这些呵
想起这些我心中就有说不出的遗憾。
我们曾经有那么多机会去体会
从轻轻的步履中听出忙乱的心跳
从无意的话语中听出有意的期盼
这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呵,不可言喻。
从那时起时光飞逝已一年又一年
直到有一天你我抬起含泪的双眼
我才忽然间明白:
那完全是另一种情感
那完全是另一种情感。
前年的时候,是看某篇小说也联想起了这首诗。当时有所感慨,写了下面的话:有些故事是没有结局的,结局就是眼泪。有些事情是没有明天的,明天就是放弃。加缪从哲学意义上给毫无希望却不得不奔忙的西西弗斯找到了存在的依据。现实生活中的人们也绝妙的为自己找到了很多借口。
所谓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古今一般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