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人生是一部悲剧,也要把它演得有声有色。这振聋发聩的呐喊来自于尼采之口。悲剧哲学家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挟裹着雄鹰的高迈,狮子的勇猛)命令似的推动着我们在人生的道路上,斩断荆棘,跨越险阻,一直向前。别问结果,紧张地把握时机,认真的经历过程,全部的魅力便在运动之中。
花开了,一定要结果么?为什么一定要呢?只要它当初的芽儿也同样 “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那么我们就没有理由不为它惊叹,不由它反思。
果实确为我们心中的希翼,但它不是追逐的最终,而只能算作附带。什么是充实?充实便是认真。什么是真实,真实也是认真。花开花落,光秃秃的枝头未免暗淡,那又有什么呢。挥一挥手,零落成泥的仅仅是花瓣而已,“碾做尘”固然可惜,但在我们看来“香如故”才是真实的存在。我留恋深厚的每一个脚印,那里盛满了动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