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之言: 众所周知,所有的历史记载都要服务于当时的社会,所有的史学家都要为当局者讳!故《吕氏春秋》作为“集儒士,使善所闻。备天地古今万物之事”的集大成者,不得不将某些真实隐于杂论中。事有所因,情有可原。作为秦相,吕氏敢冒天下人之大不韪将此真实历史隐文披露,其人之正可钦,其胆之大可佩。既令如小子之后辈汗颜,又激小子之后辈持勇前行。由于小子向来不学无术,今日偶读偶得,料来偏颇疏漏之处在所难免,敬请方家指正。
原文:先王有大务,去其害之者,故所欲以必得,所恶以必除,此功名之所 以立也。俗主则不然,有大务而不能去其害之者,此所以无能成也。夫去害务与 不能去害务,此贤不肖之所以分也。使獐疾走,马弗及至,己而得者,其时顾也。 骥一日千里,车轻也;以重载则不能数里,任重也。贤者之举事也,不闻无功, 然而名不大立、利不及世者,愚不肖为之任也。
译文:先前,始皇身边潜伏着一个大特务,一直没能揪出来(类似余则成—译者)。本朝想要除掉他的人都觉得这个任务必然应当由自己担当,这个恶贼只有自己才能清除。在他们看来这正是功成名就的途径。有一个叫俗主(这个是化名,我们的电视里常用—译者)的人却不以为然,他认为天朝有大的特务而不能清除,是因为那些肉食者无能造成的。士大夫能不能除掉他可以作为贤者与不肖者的区别。于是,他骑着一只獐子(考古界又一大事件—译者)飞奔皇城,速度快得连马都赶不上。不久就捉到了那个特务,当时满朝文武相顾无言。俗主议论当朝重臣说:有的马可以一日行千里,那是因为车上装载轻,装载重就不能走多远,是因为车子重。(说话太直太刻薄以致终遭人所害,故有以下吕氏慨叹—译者)唉,贤明的人办事,没有听说不成功的,但名声不能显著、利益不能传给后世的原因,是因为愚昧不肖的人拖累所致啊。
译者又言:闲来翻看《吕氏春秋》,偶见不苟论第四。异想天开,胡翻乱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