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想起了老左

  • A+
所属分类:依然妄言

王小波的《2010》给我印象最深的除了老大哥王二外就是老左。首先是她的那种恶心劲,厌恶劲令人难忘。我记得前些年有一阵子一些作家喜欢描写脏丑的东西,读了几篇大作后有好长时间我都觉得满世界都是大粪和蠕动的蛆。其次,不论在哪个群里我都无一例外的能够找到她的影子。就像午睡时在你耳边嗡嗡盘旋的苍蝇,既讨厌又无法摆脱。有人说这是在影射政治中的某些左派,我没不同意见。

老左是怎样的人呢?要才能没才能:在技术部没用,调到上级机关也没用。要相貌没相貌:连分不清一二的只知拱肚皮“数盲”领导都不要她(可见何其丑也)。要素质没素质:她最不讨人喜欢的素质是认为别人有的东西她都该有一份;而且她懒得要命,什么都不肯干。简言之,这种毛病就叫做等天上掉大饼,在等待时嘴里还不干不净。要多邋遢有多邋遢:她的套间里有一股馊味,她的窗帘、沙发套、床单等等都是黑的。在她开口说话前,先要流一会鼻涕。 “老左”坚信女人每两周应该有一次性生活,因为报纸上是这么说。老大哥“王二”出于职责所在不得以做了她的傍肩,经常会忍不住自问:为什么非得是我呢?

不用细想,我们也不难发现身边这类人的存在。群体里有好处时,她们觉得自己得到的最多是理所应当。动不动就是这么些年我怎么怎么样,好像就她劳苦功高。群体里需要付出时,她觉得无论如何也不该让她担当。动不动就是怎么怎么每次都是是我,好像谁都欠她的谁都欺负她。而事实上,她们可能一无所长,故什么也不会干。她们可能有所专长,但什么也不愿干。有的时候群体是她们的家,这时候她们以为群体里所有有形无形的东西都是她家的,将群体这家的东西搬到自己那家根本不存在问题这点是毋庸质疑的。有的时候群体是她们的地狱。这时候每个人都是她的仇人敌人,所有人都在跟她争这抢那,所有的人都对不起她这点是毋庸质疑的。唠唠叨叨的搬弄是非是她们的主要生活方式,报报怨怨的谋取私利是她们的全部价值取向。

我有时候很困惑:怎么还有这样的人。但现实生活就是这样:你认为不该存在的却活生生的存在着。她们就那么自顾自的,像夜晚中的没礼貌的手电筒光,直直的刺你的眼睛没商量。就让你累,就让你痛,就让你不得安宁。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8   其中:访客  8   博主  0

    • avatar 亦歌 5

      还没看过这部小说呢。

      • avatar TTT 4

        老左,有这么恶心么

        • avatar 红得发指 2

          我回头看了看,发现我身边没人,哈哈,所以没有你描述的那类人……

          • avatar 志言 5

            傍肩,嘿嘿,学会了

            • avatar myedutime 9

              她们就那么自顾自的,像夜晚中的没礼貌的手电筒光,直直的刺你的眼睛没商量。就让你累,就让你痛,就让你不得安宁。
              说的很有哲理

              • avatar 卢松松 4

                这是电影还是书呢?

                浅笑无声 于 2009-9-2 20:09:41 回复

                小说啊。

                • avatar 太阳博客 6

                  这样的人离他远点儿,别叫他赖着。

                  • avatar 大剑 9

                    世界这么大,什么样的人都会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