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所能及未做,自不量力妄行,羞愧。

摘要

在小说《似水流年》中,王小波说归国教授李先生告诉他:他在大陆的遭遇,最叫人大惑不解的是在干校挨老农民的打。当时人家叫他去守夜,特别关照说,附近的农民老来偷粪,如果遇上了,一定要扭住,看看谁在干这不屙而获的事。李先生坚决执行,结果在腰上挨了一扁担,几乎打瘫痪了。事后想起来,这件事好不古怪。堂堂一个Doctor,居然会为了争东西和人打起来,而这些东西居然是些屎,shit!回到大陆来,保卫东,保卫西,最后保卫大粪。“如果这不是做噩梦,那我一定是屎壳郎转世了!”

美国归来的教授竟然要为保卫大粪而战斗,我一直觉得这件事很可笑很滑稽,也确信只有在那个年代才会有这种荒唐。但朱军代表的一席话,让我觉得包括李先生在内的我们不但觉悟低而且眼光浅。前两天全国政协委员朱军说:“大学生从事掏粪工作可能会改变中国的掏粪现状,并且无论是在思维,还是掏粪工具的使用上,大学生都具备优势”。还是得政协委员啊,就是有水平,就是站得高看得远。竟然知道读了二十多年的书的大学生比文盲更善于使用掏粪工具。可惜啊,猪委员晚生了若干年,要是与爱迪生同一时代,利用其煽情“三板斧”劝其投身于掏粪事业,我们的掏粪工具不知该有多么先进了。

今日,又看到了某公司董事长任志强言论:房子是财富像钻石戒指 低收入不该拥有。忽然想起小时候学的古诗。其一、宋朝诗人梅尧臣曾做《陶者》:陶尽门前土,屋上无片瓦。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 其二、宋朝诗人张俞曾做《蚕妇》:昨日入城市,归来泪满巾,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我原来一直以为这两首诗控拆了封建社会的不合理:劳者不获,获者不劳。表达了诗人对劳动人民的同情。现在看来,是我的老师们误读了。两位才华横溢的诗人其实是在反讽啊:做瓦的也好织布的也罢,他们就不该抱怨,就不该不满,就不该流泪。那高楼大厦是你住的么?那绫罗绸缎是你穿的么?那荣华富贵是你享的么?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价,也不瞧瞧自己的阶层,也不点点自己的斤两。你门奢求的是钻石戒指,你们就不配拥有。

想想自己,大学毕业,教书混世。没有为改变中国的掏粪现状出力,真是惭愧。买了房子,欠银行巨款。住在不配拥有的楼里,羞愧啊!!

    A+
发布日期:2010年03月10日  所属分类:依然妄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3   其中:访客  3   博主  0

  1. avatar 志言 5

    你比很多人都强啊

  2. avatar 先看看 4

    有房子就不错啦

  3. avatar 太阳博客 5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