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着调的批评

摘要

        6月6日,《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已经全文发布了。据说这一规划跨度十年,战略目标雄心勃勃。其中,最引人关注的规划是:到2020年,人才资源总量从现在的1.14亿人增加到1.8亿人。这个纲要引起了某些人的不满。他们觉得:按照纲要的计算,

6月6日,《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已经全文发布了。据说这一规划跨度十年,战略目标雄心勃勃。其中,最引人关注的规划是:到2020年,人才资源总量从现在的1.14亿人增加到1.8亿人。这个纲要引起了某些人的不满。他们觉得:按照纲要的计算,13亿人减去1.14亿人,剩下11.86亿中国人全是庸才、蠢才。木头分木材和木渣,人也可以分成人才和人渣,11.86亿中国人可以直接唤作“人渣”。

众所周知,这里的“人才”是有特定含义的,如我之辈自知不在官方认定的1.14亿之列。我相信多数人看完这个纲要并不会觉得怎么样,但为什么有人就跳起来愤愤不平呢?在我看来,如果不是故意哗众取宠,吸引眼球的话,就是这些人的逻辑有问题。按照这种逻辑,我们会得出很多荒唐的结论:比如某班年底选出来三名三好学生,那就意味着其他人都是“三坏生”或者“多坏生”;某单位评选出十名先进工作者,那就意味着其他人都是落后分子。某些人被评为道德楷模,没被评上的就是道德败坏、卑鄙下流之辈。所以,不是人才就是庸才蠢材,这本身就是一个假命题。

由此事,我又想到了某些人对本山大叔2010春晚年小品《捐助》的批评。他们说:这个小品展现了我们根深蒂固的歧视性逻辑,折射出尚在支配某些国人的落后观念。什么逻辑呢,什么落后观念呢?那就是:寡妇生存于不“正常”家庭中,不被任何男性合法占有,因此是任何男人可以占有的对象;为了由“不正常”状态回归“正常”状态,她们时刻等待着男性的随机占有和永久占有;与这种逻辑相应,大多数寡妇都被想象为不甘寂寞、性欲旺盛、充满诱惑的“危险品”。

当时我觉得对一个娱乐性的小品,这种东拉西扯,上纲上线,高举大棒的批评简直是闲的蛋疼。鲁迅曾在《而已集·小杂感》中说:“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最后总结:中国人的想像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很多时候,某些人看起来洋洋洒洒的评论,就是这样跃进出来的。

从某个角度来讲网络是自由的,谁都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但说话之前是不是该先动动脑子啊,不能说出来不着调是不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4   其中:访客  4   博主  0

  1. avatar 内大臣 5

    谁都可以批评,谁都不用“负责任”。我觉得这才是网络乱喷的问题

  2. avatar 左岸读书 5

    不着调的批评缘于常识的背离。

  3. avatar 呵呵 2

    不错的BLOG

  4. avatar 易棋牌 0

    不错哦““““有空来我这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