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Q成为哲学家

  • A+
所属分类:依然妄言

西西弗斯受到宙斯的惩罚,每次奋力将巨石推至山顶每次又无可奈何的看着它滚落至山底,日复一日周而复始。宙斯远远的望着,他“得意的笑得意的笑”。

在卡夫卡的小说《中国长城建造时》中,垂死的皇帝派出的使者为了传递谕令一直努力地穿越内宫的殿堂,但他永远也通不过去。因为皇宫内有无数内殿、台阶、庭院、宫阙、宫殿,如此重重复重重,几千年也走不完,就是最后冲出最外边的大门——但这是决计不会发生的事情——面临的首先是帝都,这世界的中心,其中的垃圾已堆积如山。没有人在这里拼命挤了,即使有,则他所携带的也是一个死人的谕旨。”

每天早晨我睡眼惺忪的游向单位,俯在案前一如既往地摆弄千奇百怪但肯定不会出现在高考试卷的数学题,站在讲台口干舌燥的重复最基本的概念定义最基本的知识方法提醒并演示最基础的运算。明天是今天,明天的明天依旧是今天,我的日子与西西弗斯同样的无趣同样的没有希望。

痛苦的西西弗斯对宙斯说不了,荒谬让其找到了对其蔑视的理由,因为“轻蔑,一切命运无不在它脚下臣服”。我以前很为加缪的提示而赞赏,就像最初看到尼采的“即使生命是一部悲剧,也要将其演得有声有色”而感到振奋一样,它给了我们奋力前行的理由。《中国长城建造时》说:“不管有没有希望,我们的人民总是很尊仰皇帝,虽然他们不知道哪个皇帝在当朝,甚至对于朝代的名称都还存在着疑问。可是身处何世有什么重要呢?只要忠贞不二就够了。”管理者是谁无关紧要,独裁与专制无关紧要,我们身处何世无关紧要,我们忙碌何事无关紧要,我们为谁而做无关紧要。我们只要认真去做了,我们只要能够给自己找到一个超越荒谬的借口,我们就解决了“我该如何存在”的问题。

可无论我们找到怎样的理由,事实依旧是:西西弗斯最终无法摆脱无效劳动的命运,皇帝的信使最终无法离开京城,《城堡》中的土地测量员K直到最后也没有进入城堡。我们在千方百计寻找到所谓的意义并为此激情澎湃时,阿Q已经成为了最伟大的哲学家。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avatar 小白 6

      明天是今天,明天的明天依旧是今天,这句很有哲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