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无聊的新闻

据说《辞海》为张国荣建词条,邓丽君梅艳芳备选。张国荣何许人也?一普通的电影演员而已。《辞海》何物也?据说是中国当代公认最权威的大型综合性辞典。既然是权威就该慎重,然而既然是综合就该庞杂。所以,张国荣也好李国荣也罢,便是阿猫阿狗入选,与编者之外人员何干?

80万元“豪华公厕”无水可用几乎沦为摆设不是新闻,用了几天即无法使用也不是新闻,建好了不给使用还不是新闻,能成为新闻的恰恰是豪华公厕竟然能正常使用。那些粉身碎骨的高楼,那些鲤鱼打挺的大桥,那些藕断丝连的公路,哪一个不是豪华的?

据说狗不能辨别颜色,它们眼中只是一片单调的黑白世界。据说牙签肉黑作坊中掉地上的肉串狗都不吃。孟子之论食色性也告诉我们喜欢吃色彩鲜艳的食物高等动物高等动物的本性,狗不想吃是因为狗看到不牙签肉的鲜嫩,所以狗爱吃不吃,不吃活该,死去。我们吃的香喷喷红艳艳。

网络祭扫层层收费引争议,短信拜年操作简单全民欢。祭扫以网络对网络,拜年以手机对手机,除了形式上的自欺欺人哪还有所谓的心意。所以祭祀网站收费收的不合理,移动运营商收费收的不合理。咦,不对,合理合理全都合理。无心之举纯属资源浪费,这费收得是惩罚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