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功热的时候,神州大地到处都是有特异功能的大师,各种带功报告会,各种神奇事件层出不穷,抖药片雕虫小技,呼风雨才是神通,连那个垃圾的李xx弄了个什么什么东西到现在还有人没头脑的跟风。
重视养生的时候,各电台都找到了所谓的中医养生专家。那些人弄点阴阳五行金木水火在电台上东拉西扯,在舞台上治这病治那病。也许中医的小火慢炖在某些方面是有疗效,但信口开河是不是也该有底线?
不论在那个年代,我们都不缺少大师,而且我们的大师诞生的非常有特色。没事的时候好像地下工作者谁都不知道,该火的时候却像茅坑里的蛆虫一样成群结队的爬出来兴风作浪。不用管看起来怎么人模狗样,扯下大师们的画皮,我们却不难发现名利的骨架。
想到上面几句是看到了刘咚咚的《神马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