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与可笑

  • A+
所属分类:依然妄言

昨晚值晚班,后半夜才眯了一会。今天值白班,整整一天人来人往车来车往出来进去不得闲。

无聊之际,翻阅了一本南方某报纸的所谓的精华版。那些早已深埋于记忆中的事件、人物、过程忽然间历历在目,清晰如昨。虽然物是人非,但还是忍不住想起曾经疯狂阅读的日子。每个星期都会在固定的时候期盼邮递员的身影,报刊到手就如饥似渴的阅读,读完了还忍不住与同事议论胡侃。如今整整一大纸箱的报纸还在老家放着,一直舍不得卖,但已经被老鼠光顾了几番。那时是很欣赏记者的报道的勇气与深度的,后来因为某种原因没再续订。这几年南方报系貌似很招某些人的恨,其原因也许正如指南针所唱的:那是爱神之箭偏了它的方向,可我自己却总是忍不住怀念那些一路为我送上冬日暖阳的时光。那时的我在希望破碎之后绝望,在绝望之中满怀希望。

前些天,翻看以前的邮件附件,忽然发现一个以前给报社发的一个东西。某篇文章用“王二小放牛”,讥讽某国的自欺欺人自欺欺人。某晚酒后读来很是不满,于是反驳了几句,大致如下:《现代汉语词典》关于自欺欺人的解释是:用自己都难以置信的话或手法来欺骗别人。一提起自欺欺人,我们很自然的就想到掩耳盗铃的那个蠢物。可王二小却不是喊“狼来了’的孩子, “牛儿还在山坡吃草,放牛的孩子却不知到哪儿去了。——”不知伴随了多少人的童年,即便现在听来,也仍使我们伤心/愤怒。众所周知,王二小是被日本侵略者杀害的。而作者将其与自欺欺人联系起来,是对“王二小们”的不敬,是我们情感上不能接受的。我觉得所有为革命抛头卢撒热血者都值得我们终生敬佩/尊重/敬仰,任何随意的/轻率的调侃/改写/戏说都是不应该而且绝对禁止的。

今天看来,很有些可怜与可笑。然而,也很可悲。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