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左,一个无可奈何的的存在

  • A+
所属分类:依然妄言

     《2010》作为一部中篇小说,展示了王小波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在其中他塑造了中“老左”这么一个女人形象。有人说这是在影射政治中的左派,我没不同意见。 
      老左是怎样的人呢?要才能没才能:在技术部没用,调到上级机关也没用。要相貌没相貌:连分不清一二的只知拱肚皮“数盲”领导都不要她(可见何其丑也)。要素质没素质:她最不讨人喜欢的素质是认为别人有的东西她都该有一份;而且她懒得要命,什么都不肯干。简言之,这种毛病就叫做等天上掉大饼,在等待时嘴里还不干不净。要多邋遢有多邋遢:她的套间里有一股馊味,她的窗帘、沙发套、床单等等都是黑的。在她开口说话前,先要流一会鼻涕。
        不用细想,我们也不难发现身边这类人的存在。他们一无所长,什么也不愿干,什么也不会干,却什么都想得。唠唠叨叨的搬弄是非,报报怨怨的谋取私利。我们古人说:士为知己者死,女为阅己者容。还说:君子不皿(君子不能像器皿那样只有一种用途)。“窈窕淑女,君子好求。”这说明自古以来,社会对男人的要求就是实用性,女人是观赏性。社会进步了,男女平等了,在上学时每个人都被要求:要好好学习,建设祖国。或是做共产主义接班人。这就是说,我们对女人不再提观赏性了,他们要象男人一样有很强的实用性。但如你所知,这仅仅是表面要求而已,女人会注重自己的容貌几乎就是本能。人要么具有实用性,要么具有观赏性。当然二者得兼更好。出于自身生活经验,想必不会有人反对。但现实生活就是这样:你认为不该存在的却活生生的存在着。他们就那么自顾自的,像夜晚中的没礼貌的手电筒光,直直的刺你的眼睛没商量。就让你累,就让你痛,就让你不得安宁。这样的人的存在,只能体现了一点:生命个体的多样性。
      “老左”坚信女人每两周应该有一次性生活,因为报纸上是这么说。老大哥“王二”出于职责所在不得以做了她的傍肩,经常会忍不住自问:为什么非得是我呢?我有时想起来,也感到郁闷:她(他)怎么就非存在不可呢?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