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Q成为哲学家 依然妄言

阿Q成为哲学家

西西弗斯受到宙斯的惩罚,每次奋力将巨石推至山顶每次又无可奈何的看着它滚落至山底,日复一日周而复始。宙斯远远的望着,他“得意的笑得意的笑”。 在卡夫卡的小说《中国长城建造时》中,垂死的皇帝派出的使者为了...
阅读全文
无聊折腾主题 依然妄言

无聊折腾主题

这个主题使用一段时间了,有些厌倦有些不舍。不时抱着更换的想法去wp论坛转转,却总忍不住横挑鼻子竖挑眼,以至于每次看起来好像是信心满满的要完成主题更替但最后都是空手而归。这状态和看新闻时相似,看时觉得不...
阅读全文
没有白受的累 依然妄言

没有白受的累

若干年前,我用动易程序做数学网站,最头痛文章编辑器不能输入所见即所得的数学公式,每每涉及数学公式的文章都要在word中做好制成图片再上传。动易的NET程序倒是支持,可惜是要银子的,太伤钱。其他的程序,...
阅读全文
抹着各种口红游荡 依然妄言

抹着各种口红游荡

昨晚凌晨一点多才睡,主要是因为网上转悠了半天后又看了一部电影《饥饿游戏》。电影讲述了一场大战后美国被摧毁,人们在原来的废墟上建立了新的家园,但新政权规定:管辖下的12个地区每年都必须进贡少年男女,参加...
阅读全文
你有什么用? 依然妄言

你有什么用?

数学有什么用?哲学有什么用?我们经常会听到这样的质疑。数学没用处,哲学没用处,我们经常听到这样的回答。千百年来,质疑不断,回答不绝。 当年,数学家欧几里得教一个学生学习某个定理,结束后这个年轻人问欧几...
阅读全文
没有明天的今天 依然妄言

没有明天的今天

      每天早晨我都在崔健的《花房姑娘》的铃声中醒来,匆匆忙忙的起床洗漱之后奔向学校。点到,班上转转,吃饭,然后开始一天的工作。工作的内容雷打不动的是判两节...
阅读全文
我的若干年前若干年后 依然妄言

我的若干年前若干年后

若干年前,我对即将到来的生活充满了恐惧。每每读起海子的: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总充满了感动与浪漫的幻想。若干年后,我对西西弗斯式的生活充满了厌...
阅读全文
谁都是谁的影子 依然妄言

谁都是谁的影子

若干年前,我年幼无知,对将来既激情澎湃又恐惧无比。若干年后,我年老力衰,对现在既安然若素又绝望之至。 若干年前,我在别人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觉得周而复始的生活无聊无趣。...
阅读全文
我真的很矛盾 依然妄言

我真的很矛盾

        每天早晨,西西弗斯都会奋力将注定还要滚落山底的巨石推向山顶。他知道,身后远远的地方,暗自得意的宙斯正在欣赏他的充满...
阅读全文
谁在思考地球是方的 依然妄言

谁在思考地球是方的

忙碌起来就像奋力推着巨石上山的西西弗斯,无所谓荒谬与否。在自己的山前,象他老人家一样没有选择。偶尔停下脚步(就像西西弗斯迎着夕阳的余晖下山),却忽然发觉世界陌生的一塌糊涂。身不由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