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诗篇—《岭南歌》

早就有人说,中国的作家莫言、余华、阎连科有冲击国际文学奖的实力。果然在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阎连科获得了2014年度弗兰茨·卡夫卡奖。有时候我觉得很遗憾,我喜欢的另一位作家王小波去世得太早了。我相信如果他还活着,国际文学大奖收入囊中只是早晚的事。

国际大奖很少会让人议论是非,因为人家的公平公正。可国内的各种文学奖评选几乎变成了权力寻租的名利场和丑闻滋生的是非地。奖项满天飞,作品随意吹,除了抄袭不丢人外,梨花体、羊羔体也受评委会青睐。今天媒体爆出作家方方发微博称诗人柳忠秧贿选鲁迅文学奖的事,果真我们的是个堕落至此了么?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古语云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虽然老夫恰好熟读二百五十首,但对本人鉴赏力还是颇为自信的。百度一下《岭南歌》,终于见到了原诗。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了老大一跳。该诗气势恢弘如AMBRA的《爱的标记Signs Of Love》,大气磅礴似梦境传说Dreamtale的《曙光The Dawn》。真是奇诗啊!真是天才啊!毫不夸张的说诗人拥有者天才中的天才般的智慧、无人能敌的胆识和非凡的构思能力,比正恩同志名将一百倍,著名的评论家的“中国文学史难得、世界文学史罕见”、“填补了史诗抒写岭南文化的空白”之论公允的很。我觉得:
从韵律上看:诗家之绝唱,秒杀了离骚。
从语言上看:千锤百炼出深山,李白枉自称诗仙。
从情感上看:柳青含泪小家气,杜甫漫卷不值提。
从气势上看:波涛如聚,峰峦如怒。气吞万桶扎啤,一点都不吐。

不想临终后悔的今人们,赶紧百度去吧。可惜我囊中羞涩,否则一定换一个大点的空间,将此杰作永久的保留,供此生此世后生后世之人赏析。可恨的是,月儿弯弯照九州,有人羡慕有人仇。这样的好诗本该“稻花香里说丰年”,没想到却是“听的蛙声一片”。我们看到微博上的评价几乎都是负面的:
伟大的诗篇—《岭南歌》 伟大的诗篇—《岭南歌》
那些不懂诗歌的文盲们,那些只知皮毛的宵小们。慢放狂言,休要呱噪,如此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大诗篇岂容你们任意诋毁?你们忘了“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的嘲讽了么?你们忘了“眼前有景道不得,只因柳诗在上头”的叹息了么?不懂莫装懂,洗洗睡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3   其中:访客  3   博主  0

  1. avatar jiahexiaoyu 4

    阎连科?听说刚获得卡夫卡文学奖.

    • avatar jiahexiaoyu 4

      @jiahexiaoyu 原来是听博主说的, :mrgreen:

  2. avatar dingding 2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