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己及人的潜意识探究

这两天在听百家讲坛的《竹林七贤》,演讲者说山涛由选曹郎调任大将军从事中郎时,之所以想荐举嵇康代其原职除了试图帮助朋友免灭顶之灾外还有一个原因:在潜意识中山涛也觉得自己为司马氏服务是可耻的,嵇康高风亮节和拒绝与司马氏合作的激烈态度加深了其羞耻感,所以他要拉嵇康入伙以使自己能面对自己的内心。

从我的感觉来说,我觉得山涛为了平衡自己的内心而选择嵇康作为自己的继任是很大一个原因,不过我对于在这里用潜意识这个词不是很满意,演讲者只给出了结论而没有分析过程而且我觉得这个理由看起来是很显然的,与潜意识无关。

潜意识我们并不陌生,很久以前心理学家们就开始研究了,成果也似乎颇丰。近年来很多人研究某作家时也会将其创作潜意识挖掘出来作为研究成果。我最初读这些东西颇为反感,原因如下:首先你所说的怎么就能肯定不是行为者意识的流露,人家因为种种顾虑没在文章中直言或者通过某些途径表现出来就一定是潜意识行为?其次行为者自己都没意识到的东西你又怎么能意识到,所谓的洋洋洒洒的潜意识分析是不是更可能只是自以为是牵强附会?

后来我读了《庄子 秋水》中那段段很有意思的对话,又有了不同的看法。

庄子说:鯈鱼从容的游着,是鱼的乐趣。

惠子说:你不是鱼,则呢吗知道鱼的乐趣 。

庄子说: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的乐趣。

惠子说:我不是你,当然不知道,你也不是鱼,你也不也该不知道鱼的乐趣。

庄子说:请回到问题的根本,你问我怎么知道鱼的乐趣,就是知道我已经知道了才这样问我。我现在回答你,我是在濠水上知道的 。

我对此的理解是:惠施立足于人的共性,用以己及人的推理:你我是人而不是鱼,我不知道鱼是否快乐你也就不知道。庄子立足于人的个性:你我都是独立的人,你不知道鱼是否快乐不代表我也不知道。以己及人是我们常用的一种推理方式,其合理性和重要性自不待言。但终究人与人是不同的个体,智者可能有千虑愚人可能只有愚得,或者反过来也未可知,所以有些事情推己及人就没必要或者不该了。

潜意识的探究实际上就是一个以己及人的推理过程,探究的结果是真知灼见还是又向荒唐演大荒涉及到很多因素。我现在的看法是:如果你能自圆其说,无论潜意识是否真的存在都很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