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做,都是你的错

  • A+
所属分类:依然妄言

也许,在神奇的国度里,在荒谬的重压下,存在本身真是奇迹。
可庆幸之余,苟活者却发现自己就像遇到刁婆婆的小媳妇。无论说什么,回应的只有一句:总之你不该说,你说便是你错。无论做什么,面对的不是冷言冷语就是骂声四起。这种无所适从,就像郭德纲的相声《我是黑社会》讲的:

郭:(刚入黑社会时)同行他欺负我。走一对脸儿过来了,啪~
于:这就一嘴巴?
郭:一大嘴巴,人家纹着一身花儿,光着膀子,这两条带鱼。
于:瞧清楚了,二龙戏珠。
郭:我也纳闷,打我也不敢还嘴,人家比我进门早。(捂着脸)干吗打我呀?你怎么不戴帽子呢?你说这是道理吗?
于:管得着管不着啊。
郭:那不要紧的,进这行守这行的规矩。转天戴个帽子出来。
于:这就行了。
郭:走一对脸,啪~
于:还打?
郭:谁让你戴帽子的?

有时候又觉得自己像南宋的那只鳖,南宋《程史》中有个故事说:有个人得到了一只鳖,想煮着把它吃了,但又不忍心担当杀生的罪名。于是就用炽烈的火将大锅中的水烧得滚开,又用一根小竹棍横在锅上当做桥,这个人对鳖说:“能从这里渡过去,就让你活下来。”鳖知道这人在用计取他的命,但还是尽力往前爬,终于勉强渡过去了。这人说:“你能渡桥,很好。再为我渡一次,我还想看看。"
生于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时代,俯首帖耳也终难逃被人摆布玩弄的命运。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背负着一文不值得虚名忍辱负?我们又何必为那虚假的和谐委曲求全?即便是微言无人愿听,即便是微行无人触动,我们也该说就说该做就做。王小波早就告诉我们说:我讲这些话其实一点用没有的,但是对狗屁就是要顶它一下,最起码要让狗肛门出气不畅。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avatar 健长乐 0

      在这样的一个社会里面 你又有什么办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