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神弄鬼成时用

  • A+
所属分类:依然妄言

王小波在杰作《红拂夜奔》中说:当年李靖追随李渊征战沙场,脸上带了铁制的彩绘的面具,身披铁甲,站在八匹马拉的战车上,有如天神,手舞铁制的狼牙棒,吼声如雷,冲锋陷阵。其男根直撅撅地露在外面,非常的显眼,也非常的放肆。以至于敌人见了根本不想砍他的脑袋,而是抑制不住向那里砍一刀。只是一刀砍中以后总是火星乱冒,虎口迸裂。因为那其实不是李靖的男根,而是一根实心的铁棍,外形和男根一模一样,外面拿颜色画过。后来,李靖建造了四四方方的长安城。每天起绝早到法国人开的面包房,买一根新鲜的长棒面包,撅下一大截装在裤挡里,把剩下的吃掉做早点。这样在上班的时候他就显得雄赳赳气昂昂。人家问他为什么这样,他就说:给公家干活,为主上分忧时它总是这样。

作为风尘三侠之一,李靖无论是马上得天下武功还是马下治天下的才能都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但其装神弄鬼的本领也是无人能出其右。事实上,装神弄鬼一直是我们的优良传统。古往今来,我们迷信于各种各样的装神弄鬼者。从虚无缥缈的黄帝到清太祖努尔哈赤几乎每个统治者的诞生都伴随着奇形异象。从半部论语治天下的胡沁到由鸭雏身上体会到“仁”的真意的妄言,所有的信口雌黄都让我们既津津乐道的传播又不容置疑的坚信。

便是今天,我们又何尝有丝毫的进步?我们的媒体为了私利,推出了一位又一位大师,能呼凤唤雨的、能隔空取物的,能包治百病的。我们的电台为了吸引眼球,包裹了一个又一个天才,速算天才,绘画天才,占卜天才。只要你有装神弄鬼的勇气,只要你有不要脸的精神,闪光灯下就是你随意折腾的天地。从甘肃到北京你说自己是坐飞机去的,没人鸟你。若是你说睡梦间有人背着飞行到的,立马就会有成群结队的记者像见了屎的苍蝇一样蜂拥而至,你想不出名都难,你想不获利都难,一个粉丝都没有更是痴人说梦。

元代散曲家张鸣善曾做《双调·水仙子》:铺眉苫眼早三公,裸袖揎拳享万钟,胡言乱语成时用。大纲来都是哄。说英雄谁是英雄?五眼鸡岐山鸣凤,两头蛇南阳卧龙,三脚猫渭水飞熊。将那些装神弄鬼者拖下神坛扒掉鬼皮,我们很容易就发现曾经让我们惊叹不已仰之弥高的,原来不过是一条条两头蛇,一只只三脚猫而已。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2   其中:访客  2   博主  0

    • avatar Louis Han 6

      李靖这么爷们儿 怪不得托塔了呢 感情拖的不是塔而是根吧

        • avatar 轻身一笑 9

          @Louis Han 此李靖非彼李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