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教以来,我一直喜欢讲台,很少会有离开的想法。但近来,脱离一线的念头越来越强烈。身边的烂人烂事扑天盖地沒完没了,有的人无事生非唯恐他人舒畅,有的人混天等死垃圾无比,除了上网和做数学题几乎沒有顺心的时候。我无法抑制住自己,骂人发火几成家常便饭,总希望来一次王二式的西山狂欢。我知道怎么做才是我这个年龄该做的我也能做到,但我不那样做,天大地大我意为大,鞭刑算得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