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我们无法忘却曾经的红色的海洋。今天海洋依旧,奴役依然。)
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拉封丹的驴子悲哀于选择的困惑,我们悲哀于没得选择。)
你问我看见了什么(电影里常会有这样的镜头:你说不说?)
我说我看见了幸福(生于斯,长于斯,将终老于斯,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这个感觉真让我舒服(我们有西西佛斯的榜样,既然不能反抗,就学会享受。真的能享受么?)
它让我忘掉我没地儿住(说实话,我每次听到这句话就想哭,尤其是酒后。)
你问我还要去何方(电影里也常会有这样的镜头:你是选择奔向光明还是顽抗到底?)
我说要上你的路(自由诚可贵,生命价更高。何况赛捏卡说:不愿意的人,牵着走。)
看不见你也看不见路(你是虚幻的,路是迷茫的,所以我们看不见。)
我的手也被你攥住(眼前,耳边,到处都是你的手,我们被无形的力量裹挟着。)
你问我在想什么(我们想的,能说么?我们愿的,能做么?)
我说我要你做主(在黑铁公寓里,社会精英们安然生活在黑铁公寓里,遵循管制、虐待,责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