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拙嘴笨,无志疏才。
悲观懒散,乡村庸师。

终究不免奴隶命

上午办了住房公积金,眼见得自己也是准房奴了。

房奴这个词是近年许多人用来嘲弄别人或是自嘲或是怨天尤人的。在我看来,其实大可不必如此大惊小怪。当初我们赤条条的来到人世的时候是带着响亮的啼哭的,可是真的假的奶头一塞进嘴里立刻就安稳了。所以,人生来就是个欲望动物。有的人殚精竭虑的求做“权奴”或是坐稳“权奴”;有的人削尖脑尖求做“财奴”或是坐稳“财奴”;有的人苦心经营求做“名奴”或是坐稳“名奴”……

尼采说:沿着历史长河望去,只见断肢残片唯独不见人。要我说,沿着历史长河望去,无论是冷兵器时代还是热兵器时代,庙堂之所,江湖之处,残垣之旁,荒冢之下,满眼尽是是形形色色的欲望的奴隶。坐稳的了各种欲望之奴的人得意洋洋,想做各种欲望之奴的人急急忙忙,做不着各种欲望之奴的人栖栖遑遑。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人终究不免奴隶命。无论欲望打着怎样的旗号,我们也注定不过是各种各样的“奴”。既然如此,少几样奴的称号有如何,多几个奴的称号怎样?

每个月要按时还钱了。这种感觉没什么好,也没什不好。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1

    你改行吧,别当数学老师了!

    浅笑无声 于 2009-7-11 16:27:10 回复

    呵呵,那做什么呢?

    ajiao9年前 (2009-07-0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