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我迷恋于过去的歌手。张楚(《姐姐》,《西出阳关》,崔健《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红旗下的蛋》,郑钧《极乐世界》……我觉得早期的他们是在用心用生命歌唱,是那种不吐不快不得不唱的唱。但在有的耳里,那是垃圾是噪音。这段时间又在听《西出阳关》,一个人静坐,熟悉的旋律沧桑的声音响起,眼前闪现过一幅幅动态的画面。
我坐在土地上 我看着老树上 树已经老得没有模样
我走在古道上 古道很凄凉 没有人来 也没有人往
我不能回头望 城市的灯光 一个人走虽然太慌张
我不能回头望 城市的灯光 一个人走虽然太慌张
我站在戈壁上 戈壁很宽广 现在没有水 有过去的河床
我爬到边墙上 边墙还很长 有人把画 刻在石头上
我读不出方向 读不出时光 读不出最后是否一定是死亡
我读不出方向 读不出时光 读不出最后是否一定是死亡
风吹来 吹落天边昏黄的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