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启超在《呵旁观者文》这种说:天下最可厌、可憎、可鄙之人,莫过于旁观者。旁观者,如立于东岸,观西岸之火灾,而望其红光以为乐;如立于此船,观彼船之沈溺,而睹其凫浴以为欢。若是者,谓之阴险也不可,谓之狠毒也不可,此种人无以名之,名之曰无血性。嗟乎,血性者,人类之所以生,世界之所以立也;无血性,则是无人类、无世界也。故旁观者,人类之蟊贼,世界之仇敌也。
之所以想到这篇文章,是因为看到了一则新闻:兰州晨报报道说:7月9日下午,雁滩一牛肉面馆的6名员工到黄河边一沙坑游泳时发生不幸,两名员工溺水,其中一名员工被及时救起,另一名员工沉入坑底。事件引起近千名群众围观,闻讯赶到的水上派出所民警叫来羊皮筏子下水营救,可是筏子客因费用问题几次放弃打捞。为了及时将溺水少年救起,4名好心市民冒着生命危险下水展开义务营救,可是没想到围观群众看到义务救人者呛水时竟鼓掌起哄,嘲笑营救者。
鲁迅先生曾说过,我们国人有看热闹的习性,有乐于做看客的传统。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事情,都会有人围观。某些时候我们也会看到稀薄的“好人”的身影,更多的时候我们会看到一张张麻木的脸,会看到一张张兴味盎然的脸,会听到津津有味的谈论,会听到煽风点火的叫喊。“望其红光以为乐”“ 睹其凫浴以为欢”梁任公所以为的麻木不仁的无血性的“人类之蟊贼”,今日又在赤裸裸的恬不知耻地“望其呛而鼓掌”“睹其溺而嘲笑”。这就是一个自称“有五千年优秀文化传统”并以“礼仪之邦”自居的民族中的很多人在此时表现出的道德水平。小沈阳说:看见别人的墙倒了,我们没有能力去扶,但我们不去推,这就是善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许,有的人真的以为这就是善良的定义了。然而,在此次事件中,旁观者门所扮演的角色还不仅是旁观者,那鼓起的手掌,那嘲笑的声音,不是一种“推”么?!
很多人虽然已经见过许多类似的报道了,但这条新闻依旧像一座山直撞过来。作家曹征路有篇小说《请好人举手》。一个孩子愤怒的对旁观者发问:你们究竟谁是好人?谁是好人请你把手举起来。
没有人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