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命运》是本好几年前看过的老书,今天又在某网站看到了她。
据说当年这是一部曾发行过近百万册的小说;还是一部曾被称作“陕军东征”扛鼎之作的小说;又是一部曾被报刊称为“当代爱情经典”的小说。不过,这些都和我没关系。我记得自己当初拿到这部小说之所以立刻喜欢上了她,主要是阅读中我能感受到贯穿始终的激情,自然的生命的不可遏制的激情以及一位诗人的才气。主人公南彧是一个继《人生》中的高加林,《平凡的世界》中的孙少平之后又一个让我喜欢的形象。南彧是一个内心敏感、情感丰富,崇尚“个人奋斗”和不无偏执而且懦弱的底层知识分子,在书中南彧用了大量的剖析自己内心及灵魂深处的真、善、美与困惑、丑恶和卑鄙,将自己的生活体验、感受、心灵话、情绪话淋漓尽致的倾泻而出。在我看来这个形象不是魔术师帽子底下的兔子,凭空跳出来的,而是很多当时充满激情的年轻人具有的特征,只不过更多的时候这样的年轻人没有南彧那样显现而已。
摘录书中的一段话:
“太尖锐了,太激烈了!妗子在你很小的时候就察觉到:你这孩子太富于激情了。你总是怀着激情,怀着绝对的固执怀着你的艺术型的天真的想法,和环境和命运斗争,这也并不奇怪,因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斗争过。奇怪的是你明知环境和命运不可改变你仍要斗争,这斗争最后会毁了你!”
“毁了就毁了!正如我刚才说的:不自由,毋宁死!”我说。
“别太绝对化了!生活中的一切悲剧故事都是因为绝对化引起的。要学会妥协。老年人的经验智慧无非是‘妥协’二字。不是命运对你妥协,就是你对命运妥协,不妥协就会产生极可悲的后果。人丛幼稚到成熟的过渡,主要是认识妥协的含义。妥协不是屈服,而是适应。无论如何伟大的人物都懂得妥协。懂得妥协的人才是懂得真理的人。”
“在这世界上生活的每一个人,命运其实都是一场悲剧,连国王都是如此。因为每一个人生下地都有无穷的欲望:权力欲使每一个人想当国王,甚至宇宙之王;财产欲使每一个人想成为百万富翁,亿万富翁;荣誉欲使每一个人都想成为名垂史册的大名人;爱欲使每一个人都想找一个甚至数个最知己最漂亮的配偶;生命欲又使每一个人都想长生不老……但世界上又有谁全部实现过自己的愿望呢?既然不能实现,那不就都是悲剧一场吗?”
“既然命运对谁都一样是悲惨的,不幸的,那就不要奢望也不要抱怨命运。不全即全,不幸即幸,这才是没有幻想和粉饰的生活真实。明白了这一点你就会明白为什么要妥协,为什么不要苛求命运甚至要热爱命运。”
“克制,忍耐—这四个字便是人生的学校,在这个学校里,你会学会人类的全部美德。人只所以为人,仅仅是因为人懂得自我克制。如果失去克制,人便会成为禽兽,克制是人对真理的彻底认识。克制也是一种生态平衡。当然克制总会带来一些痛苦,但不会带来烦恼,因为它没有后果,它用小痛苦避免了更大的痛苦。从某种意义上说,克制是一种朴素的幸福。”
我得承认,每个人看书都会有自己的视角。确如鲁迅先生说:“同样一部《红楼梦》,道家看见淫,革命家看到排满,才子佳人看到宫闱密幕。”我记得以前将王小波的《黄金时代》借给别人看,就得到了一个负面的评价。由于这本书概括来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的故事, 因此同样也有人持某种我不能接受的见解。在我看来,可能是有些东西对某些人来说确实是难于与我心有戚戚焉。
似水流年,流年似水,总在怀疑自己是色狼的南彧也要成熟长大,就像小神经由阴而阳由鬼而人。我还真的难以想象走出来的南彧是怎样的样子。但不管怎样,他有值得骄傲的黄金时代,就像李卫公当年踩着两根高跷掠过洛阳城的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