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种平静的日子,这个杂乱的生活,这个荒谬的社会,像一条直线趋于不可测知的未来与过往。
有时候,我忍不住想:倘若站在另一个星球观察,人类的景观是何种情形:清晨,一股浪潮袭来,人们忙忙碌碌。傍晚,一股浪潮滚去,人们安静休息。有多少纷争在忙碌中涌起,有多少算计在安静中进行。
从各种角度,先哲们告诉了我们存在的意义。但仔细思来,不论我们自以为是地赋以生活以何种意义,归根结底不过是像屎壳郎一样进行着自己的努力。我们所做的一切(奋斗、抗争),只是尽力将那粪球推得又大又圆。然而不管怎么大无论怎么圆,粪球终究是粪的堆积物。
有人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上帝为什么笑呢?还不就是看到屎壳郎们前仆后继的为粪球归属而争,为其大其圆而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