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大叔说: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时不待我,转瞬咱就稀里糊涂的过了动不动就 诗兴大发情不可遏 阶段。多吃过了两年咸盐,多混过了几个晴天阴天。能耐没见涨几分,忍耐倒是有增无减。正所谓: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还所谓:闲将往事思量过,闲的是他,愚的是我。因此,一般说来对少年维特之烦恼的免疫力还是很强的。昨日看某个电视,忽然想起以前读过的一首诗,录于下面,闲聊两句,看官莫笑装嫩。
                   我们相见时,詹妮从做的椅子上跳起
                    吻了我
                    时光,你这小偷,爱把一切好东西偷走
                   把这个也偷到你手
                   说我疲倦,说我忧伤,说我没有财富健康
                   说我日趋衰老,但是再加上
                   詹妮吻了我
          时光,这个无所不能的正大光明的厚颜无耻地冷酷无情地扒窃者,把我们拥有的一切“现在”都偷换成“过去”,即便是自身也不放过。偷走那个吻,“我”脸上就一无所有了,除了吻痕。“吻”成了一个逝去的机械的动作,倘若我们等同于动物。幸而,我们是有思想一根芦苇,于是幸福不再仅仅是瞬间的感觉。吻的形式被时光轻而易举的盗走了,对“我”心中的爱它却无可奈何。这爱是那么巨大,沉重,却有无影无形;这爱是那么坚韧,顽强,却有无声无息。“她”藏在人的心里宛若生命隐于人的躯体中。
        时光,你这小偷,又奈我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