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博客再次遭遇关闭。空间商说是因为非法信息。什么非法信息呢?经查,原来是前两天发的关于幼儿园事件的。
这年头说点话着实不易,前思后想一不留神还是会掉进去。你说一觉醒来,人家说你说的是“觉醒”,涉及政治违法;你发《春工怨》(不是错字,是那个垃圾的监控系统不允许发chungong),人家说涉黄违法;你简述负面事实,人家说你客观上在扩大恐怖。
怎么做才对呢?鲁迅讲了一个很经典的故事《立论》:我梦见自己正在小学校的讲堂上预备作文,向老师请教立论的方法。“难!”老师从眼圈外斜射出眼光来,看着我,说。“我告诉你一件事——“一家人生了一个男孩,合家高兴透顶了。满月的时候,抱出来给客人看,——大概自然是想得一点好兆头。“一个说:‘这孩子将来是要发财的。’他于是得到一番感谢。“一个说:‘这孩子将来要做官的。’他于是收回几句恭维。“一个说:‘这孩子将来是要死的。’他于是得到一顿大家合力的痛打。“说要死的必然,说富贵的许谎。但说谎的得好报,说必然的遭打。你……”“我愿意既不谎人,也不遭打。那么,老师,我得怎么说呢?”“那么,你得说:‘啊呀!这孩子呵!您瞧!多么……。阿唷!哈哈!Hehe!he,hehehehe!’”还有一个《鹦鹉和丑女人》的故事:有一个女人路过一家商店,店门口有一只鹦鹉,见她过来说到:“你是个丑女人!”女人听了气愤地离开了。第二天,她又路过那家商店,鹦鹉又叫到:“你是个丑女人!”这次女人气冲冲地告诉了店老板,让他不要让鹦鹉再这么说,老板答应了并把鹦鹉打了一顿。第三天,女人又来了,看了看鹦鹉,说到:“我怎么样啊!”鹦鹉叫到:“我不说,你知道的!”
不管不怎样,结局总是像《狂人日记》中的村民对那个“疯子”所讲的:总之不该你说,你说就是你的错。看来我们以后要么只能当哑巴,要么只能说:“阿唷!哈哈!Hehe!he,hehehehe!’”或者“我不说,你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