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有前世,我真想回头看看彼时自己究竟造了什么孽,以至于竟然苟存斯世。
满口仁义道德者腆着一肚子的男盗女娼招摇过市,自诩清高者一转身竟然是翩然一只云中鹤,飞去飞来宰相衙。密匝匝蚁排兵,天下熙熙是个活物皆为利来;闹穰穰蝇争血,天下攘攘能喘口气就为利往,
小小寰球,蚂蚁缘槐夸大国惹得枝头黄雀吃吃笑;浩瀚宇宙,有几只青蝇碰壁,招致百年后人叹闲愁。
一切安康,实际上病树前头万木春,虚幻之像有几时?病入膏肓,正所谓沉舟侧畔千帆过,喧嚣如何归寂寞。
生命如花,无端零落成泥碾作尘,掩饰只需三言两语。真实如痕,却是飞鸿偶然踏雪泥,鸿飞一去无踪迹。
石头剪子布,循环相克胜负由天定;权利金钱色,互利共生将相自有种。
蚁民腹议遭跨省,巨蠹窃利得善终。御用笔吏摇尾呼:社安民康,河蟹味好。
我寻来觅去,就是找不到那两只石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