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翻阅杂志在某篇文章里看到不久以前的几则故事,只围观昨日不反观今天:
         1927年版《新华字典》,连娼、妓、嫖几个字都没有,更不要说沾性的。
兵团的指导员检查男战士的被褥,有白斑的要检讨,还要供出梦见谁了。
         夫妻打架,丈夫挨打了。打人的妻子理直气壮的说:我没跟你离婚已经对不起党了,怎么还能再过性生活?
         新娘子去公安局报案说,新郎对他耍流氓。民警想了半天告诉她:“人如犯我,我必犯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新郎拒绝过性生活,岳父不得已来问。新郎说:“那是资产积极生活方式。”岳父怎敢说他不对?苦思几日又来劝:“但是,咱们还得培养革命接班人啊!”事情遂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