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500年,古希腊数学家毕达哥拉斯(Pythagoras)学派的弟子希伯索斯(Hippasus)发现了与毕达哥拉斯学说(“万物皆数”(指有理数))相悖的无理数。这一发现使该学派领导人惶恐,认为这将动摇他们在学术界的统治地位,于是极力封锁该真理的流传,坚持真理的希伯索斯被迫流亡他乡。不幸的是,在一条海船上他还是遇到了毕氏门徒,经过一番争论,理屈词穷、气急败坏、保守顽固的的学阀们残忍地将希伯索斯扔进了大海。
近六百年后,公元1082年,苏轼因所谓的“乌台诗案”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在黄州寓居定慧院,写下了著名的词《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借月夜孤鸿这一形象托物寓怀,表达了孤高自许、蔑视流俗的心境。
词云: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简译 :残月高挂在稀疏的梧桐,滴漏声断了,人们都安静了。谁能见幽居人独自往来徘徊?唯有那缥渺高飞的孤雁的身影。它突然惦起又回首匆匆,心里有恨却无人能懂。它拣遍了寒冷的树枝不肯栖息,却躲到寂寞的沙洲甘愿受苦。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东坡居士与数学家的心境古今一般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