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是意料之中,这个消息平平淡淡的确认还是让我心痛。
也许是雷打的太久了,让我们失去了辨别能力。也许是我们太孱弱了,只学会了自欺欺人。明明白白的一切就像一道证明题,就差最后的结论:综上所述什么什么。然而,我们一直有意无意的以为这个结论不会轻易地得出,最后的封笔不会简单的落下。
愚顽的认真终究是一种可笑,可笑却是真实的。曾经的玩笑多么无聊,无聊的有些恶毒!
忽然想起了郑钧的歌:这是一出由我和你主演的的悲剧/  台词伤心情节动人/只是我知道结局/  我不怀疑你说的每一句/我不怀疑呀儿呀儿哟呀儿呀儿哟/只要你说你愿意看我将继续为你表演/如果可能我请求你删掉最后的一场戏。
忽然想起了斯芬克斯之谜:“什么东西早晨用四条腿走路,中午用两条腿走路,晚上用三条腿走路?”乾坤转丸,早晨中午晚上,前天昨天今天似乎转瞬即逝。回头望去,一切的经历实实在在充斥于分分秒秒舍我其谁?仔细看看,所有的喜怒哀乐虚无缥缈似雾如烟似乎是别人的故事。
传说中,被猜出谜底的斯芬克斯羞愧而死,现实中,制作谜面的人斯克芬斯趾高气昂。很久很久的雷声之后终于下雨了,淋湿是必然的。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必然的要被淋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