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一篇寓言《酱缸里的蛆拱不倒酱缸》:
一天,仆人向主人报告:“酱缸帽子没盖严,苍蝇飞进去了产卵,生蛆了,要不要挑?”主人说:“挑蛆得震,又打筷子又敲缸,必惊扰四邻,知我家酱里生了蛆,多不雅。再传开去,那脸面可丢尽了......以后取酱时顺手挑吧。” 过了几天,仆人又报告:“酱缸里的蛆越来越多,个头也越来越大......”主人不高兴地说:“多能多到哪去,大能大到哪去-----未闻酱缸里的蛆拱不倒酱缸吗!以后,这等小事不要来烦我。”又过了几天,仆人垂头来报告:“没酱吃了。”主人惊疑:“我清楚地记得下二斗黄豆的酱,夏天刚过一半,咋会没酱吃呢?”仆人说:“酱叫蛆吃了,蝇化成蛹,蛹化成蝇飞走了,眼下缸里剩下半缸蛆壳----你老说得对:蛆是没拱倒酱缸,可酱没了。”
不知道这种善意地提醒是其单纯的愚钝所致还是在自欺欺人,在我看来这种结局不过是皇帝的新衣。你不敢或者不愿或者不能喊出真相没关系,但是不要误导我们行不行?好在有个叫柏杨的喊出来了:"因为时间久了,长江大河里的许多污秽肮脏的东西,象死鱼、死猫、死耗子,开始沉淀,使这个水不能流动变成一潭死水,愈沉愈多,愈久愈腐,就成了一个酱缸,一个污泥坑,发酸发臭。”
当年尼古拉因为哥哥巴普洛夫摇了铃铛而没有给吃的抡圆了胳膊打得老巴鼻血长流,聪明的老巴立即找了一只不会挥老拳的公牧羊犬继续做条件反射实验。所以,酱缸里的蛆拱不倒酱缸是没错的,主人的高瞻远瞩岂是奴仆力之能及?然酱不但不会没反而越来越粘稠滞重。蛆们要么骄傲的前仆后继的化成产卵生蛆的苍蝇要么安然的在肥厚的酱缸里翻来滚去,然不管怎样,最终依旧是零落成泥碾作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