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早晨,西西弗斯都会奋力将注定还要滚落山底的巨石推向山顶。他知道,身后远远的地方,暗自得意的宙斯正在欣赏他的充满了单调、无效的每一步。最初他心里充满了仇恨与绝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无效的劳动,这种荒谬绝伦的惩罚只有卑鄙之至的宙斯能想得出来。而现在,仇恨已无,绝望不再,低下的头颅挡不住内心的呐喊:不。面对无法选择的生活,最好的方式安然接受并且赋予一个可以张扬生命的意义。只要自己给自己找到了意义之所在,生活在哪里,生活是什么就不是问题。这种认识让他每一天都斗志昂扬,每一步都坚实有力。然而,每每迎着夕阳的余晖下山,他总忍不住想起自己的昨天今天明天,忍不住问自己:这样的日子真能找到所谓的意义?所有的支撑是不是仅仅是自欺欺人的游戏?西西弗斯很矛盾。
更多的时候,宙斯充满了胜利者的喜悦。西西弗斯的昨天就是今天,今天就是明天,明天的明天还是今天。没有过往没有将来的无效的劳动是最好的惩罚方式,这种惩罚充分显示了他的智慧。然而,有些时候,宙斯也困惑:这种惩罚有什么意义么?荒谬的存在真的不容置疑?这真的是惩罚么?惩罚的究竟是西西弗斯还是自己?宙斯很矛盾。
在该休息的时刻,我坐在这里想他们想自己。真的很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