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干年前,虬髯公做杨素的门客很少吃肉都是大腕的面条汤。若干年后,虬髯工做扶桑的国王,很少喝面条汤都是生鱼片。
若干年前,虬髯公日子过的悠然自得又无比落寞,因为功夫过高一无用处,只能监视暗恋的红佛。若干年后,虬髯公东渡扶桑,除了忙于政务还要临幸不愿生孩子的妇女以维持国中人口数量。
若干年前,虬髯公一剑挥出,公苍蝇母苍蝇全部做了绝育手术。因为他的眼里只有红佛最美,尽管这种美近在眼前却远在天边。若干年后,虬髯公刀归仓剑入鞘不杀一切生灵,因为有生育才繁荣。每天却不得不面对各种丑妇,那些丑妇既近在眼前又远在国边。
若干年前,虬髯公为红佛奔袭千里追杀李靖,最终红佛为李卫公叠被铺床,幸福如黑夜中的闪电撕破夜空。虬髯公恨得耳目欲裂又无可奈何。若干年后,虬髯公为生存杀尽扶桑武士,最终遵从古训的寡妇们穿得瀹嬩綋像剥洋葱一样为之献身。寡妇们恨得耳目欲裂又无可奈何。
若干年前,虬髯公不快乐,因为得不到他想拥有的。若干年后,虬髯公不快乐,因为他拥有的并不是他想得到的。
这个虬髯公是你是他还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