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匹老马拉着一辆破车在街上行走。马实在太老了,老的更像是移动中的骨架。车实在太破了,如果不是还有两个滚动的轮子,很难将它与车联系起来。

马车有气无力的穿大街过小巷,谁都知道他从哪里来但没有人清楚他向何处去。老人们还清晰的记得它年轻时的光鲜,现在见了都忍不住叹气:这么短的时间,车怎么这么破了?孩子们坐在车上都很疑惑:怎么会有这么破的车?没有好车了么?什么时候我们能坐上好车?看见它的年轻人都忍不住向它投掷石块或者愤怒的踹他两脚:你妈的,丢人现眼,怎么将车开得这么破!
车夫年轻时肤浅无知,粗俗鲁莽,一意孤行,驾着车横冲直撞。现在大腹便便,满嘴鬼话,喝点小酒就醉的一塌糊涂,任由它东游西荡。所有的人都说他不该这样,但没有人去为他指引方向。
我骂这辆车,因为抑制不住愤怒。我砸这辆车,因为满怀着希望。我坐车上感到很羞愧,因为我们所作之孽!我驾着车感到很无奈,因为谁都不能指条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