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我们所见到的全是:
耐不住寂寞的真的假学者或是假的真学者要么在各种与其所学不相干的地方,装模作样的指手画脚。要么得意洋洋的拿出禹就是条虫的成果,恬不知耻的地说些不着调的话。
浅薄无聊的真的假明星或是假的真名星们乳臭未干的发些裸露照片,极尽其搔首弄姿之能事,勾引着充满欲火欲望的眼球。半老徐娘们则提着满身赘肉到处宣扬我与谁谁怎样谁与谁谁怎样。
江郎才尽的真的假作家或是假的真作家要么这个垃圾那个狗屁的狂吠嘶吼,要么义无反顾地前仆后继地肆无忌惮地抄袭。还敢恬不知耻地争吵辱骂。
脑满肠肥的领导者要么是人前满口仁义道德人后一肚子男盗女娼要么就便秘似地屙出一项项荒唐透顶的制度,毫不顾忌他人的反应,坚定不移地执行。
每日我们所听到到的全是:
人民教师一定要与猥亵学生联系起来。当然体罚学生也成,最好致残致死,这样才有人狠劲地骂。
女大学生一定要与卖淫联系起来。当然,偷拍也成,自拍的须得改成偷拍,这样才有人狠劲的点。
无名之辈一定要与名人联系起来。必须来些惊世骇俗之语,比如:你不如何如何,我就怎样怎样。这样才有人狠劲的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