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而难得的惩戒权

  • A+
所属分类:依然妄言

某校开学典礼家长将戒尺交给了老师引发了同行们纷纷议论,某校学生被没收手机后跳楼校长发文力挺班主任引发了同行们纷纷议论,媒体的是时候给予老师惩戒权的文章引发了同行的纷纷议论。

似乎大家都为自己手中惩戒权的被剥夺愤怒、委屈,似乎大家都在盼着重新拥有惩戒权,似乎拥有了惩戒权教育就能开启新的篇章。我想问的是即便拥有了惩戒权又如何?有了权利了你就可用?有了权利了你就敢用?有了权利了你就会用?几年前教育部就明确发文说班主任有批评学生的权利,时至今日怎样?

家校关系师生关系走到今天,惩戒权的遗失只是众多表象之一,就像记忆力下降只是人衰老的一个特征而已。一个记忆力很好的老人仍旧是老人。能否运用惩戒权不是一纸行政命令就决定的,怎么运用惩戒权也不是简单的技术问题。

权利有时候是除妖降魔的金箍棒,有时候是束手束脚的镣铐,有时候是古文中的之乎且然而。钦差大臣举着尚方宝剑代天子行事哪个敢起腻,你一本正经的絮叨自己的选举权如何如何谁会鸟你。在非理性的环境中,端着法典对抗违法行为,迎接你的除了不屑嘲讽外还有无情的板砖。

有些东西只是看起来挺美,有些事情只是听起来挺美。前几年我们参加了无数次新课程改革培训,耳朵中被灌输了无数遍模块化编排好处以及增添内容的意义,回头想来人家不过是唱只山歌给党听,新瓶装老酒而已。

辽宁因为连续三年人口负增长于是制定了鼓励生二胎的政策,有学者称从其他国家的经验来看,总和生育率一旦下降到1.3—1.5之下,再想回升上去,难度很大。人口增长率不是水龙头想开就开想关就关的,毕竟那些年因为生孩子被围追堵截的情境依旧历历在目,毕竟计划生育好的口号至今还喷涂在某些地方的砖墙上。破镜重圆,圆了破镜也是破镜,信任也是如此。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avatar jiahexiaoyu 4

      好了伤留下疤,很多事具有不可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