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诗人获得鲁迅文学诗歌奖,惹得板砖满天飞。老夫粗略观之,如“不蒸馒头争口气”“五省共追超女狂”“不如吃茶去”感觉虽未超李杜却也不让张宗昌。

在一个抗日雷剧能通过审核的时代,在一个特异功能还能忽悠的时代,在一个不是五毛就是美特的时代,如此讥讽调侃为光大打油诗打油诗而衣带渐宽终不悔的的诗人纯属羡慕嫉妒恨。谁能说打油诗不是诗?既然是诗获奖有何奇怪?

老夫今日浅吟两句,期盼为我国诗歌事业填砖加瓦。他日也获诗歌奖,则幸甚至哉!

《羡自成》

开了大门迎闯王,

闯王来了不纳粮。

我今与之差可拟,

账号密码不掩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