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一直被工业酒精毒害着,也不知道多少回喝得东倒西外折腾的七荤八素了。到我这个年纪,再没节制委实不该。曾经在摇滚中我获得了呐喊的快感,曾经在酒中我看到了另一个世界。摇滚渐行渐远了,我只能沉浸于曾经的崔健、唐朝、张楚……。酒中的世界越来越朦胧,得到的远比失去的更多。环境越来越恶劣,禁忌越来越多,彻底戒酒才是最好的选择。
QQ对我来说一直是食之无肉弃之可惜的鸡肋,这么些年来放弃之心常起。只是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处理起来用QQ方便些,所以拖延至今。终于我决定彻底放弃QQ了:所有的好友全部删除,号码除极特殊情况外不再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