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金属胶囊是我的菜
便民的医院里面都有卖
什么样的药品是最呀最古怪
什么样的商人背着良心债
明胶的前身它要漂白
你看那满池污水转起来
白花花的石灰是附加的药材
保证吃过埋下健康的祸胎
都说生病吃药选择大品牌
你看那“良心药”厂多败坏
记者用心把你揪出来
绝望地唱着泛滥的毒药风
期盼惩治黑心的狼豺
你是我心中最痛的悲哀
怎么想就也没想明白
绝望地唱着泛滥的毒药风
是道德滑坡改变了时代
呀啦啦喔了呗
伊啦嗦了喔了呗啦
我知道你定会百般的抵赖
最后难逃国法的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