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晚自习的时候,该班的一位任课教师进来要求学生像做考试试卷一样做今天的作业,能不翻书就不翻书。这就是一句废话,没有老师看着,不用翻书就会的学生自然不必翻书,翻书也不会的学生也不必翻书,平时就靠翻书活着的学生只能翻书。教育教学中我们说过很多类似的废话,比如“课下的时候将这道题整理整理”“你们一定要少吃包括方便面在内的垃圾食品”“放假的时候多陪陪父母”“不要乘坐黑出租”。
多年前有人讥讽我们的男足是一群太监上青楼没人会射,我们的教育专家却是一群公驴见母驴一起乱射。
原来手机用的是百度搜索,今天将其删除了,原因是其首页总是出现各种推荐网址啊推荐新闻啊推荐周边啊等乱七八糟的卡片儿,就像某些超市喋喋不休的推销员招人隔应。如果说那些卡片能关闭还好说,要命的是你这次关闭了下次打开还那样。搜索引擎就一个搜索框一个按钮就行了,浓妆艳抹半天搜索能力差也只是驴粪蛋儿表面光。
现在想来阳光灿烂的日子,在当时何尝不是凌乱不堪?现在觉得满地鸡毛的生活,有一天回眸时也许依旧是充实的一塌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