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情是我们不懂的,比如航天,所以大家对科学家们的成果只有赞叹的份儿。有些事情是我们自以为很懂的,比如教育,所以有嘴的都忍不住指手画脚。
科学家们可以安安静静的给卫星升级换代,取得世人瞩目的成就。教育者们只有老老实实的接受指责,让狠狠的板砖飞一会儿。
这么些年大家没完没了地痛斥学校不懂管理教师不懂教育,工作在一线的要么是急功近利之徒要么是误人子弟之辈。学生穿什么衣服这限制那限制,学生玩手机这处罚那处罚,学生异性交往这不准那不准……,吃穿住用肉体精神每一个细节都被学校严防死守。学生的人权呢?学生的物权呢?学生的知情权呢?学生的言论权呢?学生的社交权呢?学生的人格权呢?没有,统统没有!每一所初中都是中考工厂,每一所高中都是高考工厂,而每一所小学都是预备役,于是我们看到了一起又一起学生自杀的悲剧,我们看到了一场又一场校园欺凌的惨剧,于是我们听到了一遍又一遍的咒骂。
社会的每一次细微的波动都会对教育产生不可轻视的影响,扭曲的环境必然会产生扭曲的教育。班主任有批评学生的权利这样一个看起来不成问题的问题前几年竟然一本正经的印在教育部的文件上,中小学校有权对学生进行“适当惩戒”这样一张画出来的大饼直到前几天才在青岛市出台。改变看起来近在眼前,实际上其修远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