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组织运动会,趣味比赛部分在我们这里举行。只是忙了会儿其他的事,还没去看就结束了。
话说前些年各地区的运动会都举办得旗帜飞扬热热闹闹,学校跟过节一样。近来越来越低调的不行,那样子完全是上支下派不得不办走走过场而已。也是,在这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时代,谁愿意触麻烦的霉头呢。
学校的员工又开始修整花圃了,用各种工具将花草的边边角角修剪的整整齐齐,远远望去就像一个标准的正方体。眼见的刚刚吐露出来的细枝嫩叶烟灰般坠落,忽然想到美本来是自由奔放的,人只能修整出整齐,整齐与美无关。就像我们看国庆阅兵,在整齐与震撼中你能感受到美?
在某学校网站看到去年高三教师的奖金发放表,最高的两万多块,对我这样好些年我没见过奖金的人来讲无疑颇为震撼的。只是呢,仅仅是震撼而已,就像听到美国人的社会福利多高多高。高就高吧,关我们什么事!
外甥女的手机无法开机了,总是显示启动器意外停止后就重启,很可能是禁止或者删除了某个系统文件造成的。无法恢复出厂设置,下午尝试刷机却以失败告终,关键是usb调试无法勾选 。手机有进入recovery也空空如也,线刷卡刷都做不到。
昨晚挑选的数学题目上午打印了出来,原打算看晚自习的时候做做,不料有几个学生问我问题(关于解三角形的,关于数列的,关于不等式的),时间就在解答过程中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