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捣出公式相声的交大博士夫妇在被几乎是一边倒的批评批驳批判后不断的发声,为自己的创造力没得到充分的展示而辩解,为自己的创新力没得到足够的支持而不平。

公式相声是不是一个伪命题尽可由各类专家们求证,如我之辈只关注的是自己的感受。据说博士写过五百多段相声,可惜我只看过与郭德纲怒怼的那段。虽然永动机我也听得懂,但没从那段里找到笑点。整个过程我都觉得尴尬得很,好像是自己做错了事,脑子里一直在想他们怎么下台呢?我甚至觉得他们表演的不是相声,而是在做某种表演课。可能是我传统相声听多了,也可能是我们不属于博士所说的听相声的这代人。

今日看某媒体采访,满脸苦大仇深的男博士说自己的节目曾在一个多小时的演出里收到九百多次的掌声,面无表情的女博士说自己的相声学历低的听不懂,要想听得懂至少得上过大学。这是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们,那些满屏幕讥讽博士夫妇的都是时代的学渣(亲,二百分就可以上大学呦),或者如我之辈的伪大学生(多年前的大学生已是廉颇矣)。或有今日大学生不买账则如何?答:野鸡大学学生而。或有今日名牌大学生不买账则如何?答:不懂幽默的呆子罢了。这样的结论自是让很多人不舒服,然而谁能质疑浸淫相声十五年,已经出了三本相声专著博士呢?人家随便拎出来一个概念就够你学几年的。只是在大众看来相声应该是很接地气的,不是杨村白雪,博士将台阶定的这么高就不能埋怨被老郭淘汰了。

印在衣服上的公式我们不懂,由此衍生的公式相声我们听来无趣,倒是郭德纲以前的经典依旧让我们百听不厌,或许这就是咖啡大蒜的差别?刘白羽在某次座谈上说:一次开会,曹禺坐在我身边,一个搞理论的同志讲文学艺术一些概念。我问曹禺:你听得懂吗?我听不懂。曹禺说:我也不懂。我们是搞形象思维的,不是搞理论的。这段话告诉我们博士夫妇如果搞相声研究就套用公式琢磨概念去,相声是有限元还是无限元老郭懂不懂没关系的。如果博士夫妇觉得自己的校园梗学术梗高大上,那就在校园里象牙塔里纵横驰骋就好了,没必要以郭德纲为敌,毕竟你们是两股道上跑的车。也没必要嘲笑大众的学历和智商,我们和你们生活在不同的世界,你定义的相声仅仅是自己的定义而已。

对有的人来说喝着咖啡就大蒜固然是秋水共长天一色,对有的人来说咖啡才是晴空一鹤排云上,这本是无所谓的。但若将窝头染成咖啡色而洋洋自得,就贻笑大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