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拙嘴笨,无志疏才。
悲观懒散,乡村庸师。

照透人性的镜子

上午保姆没来,原因是家里盖房与邻居发生了纠纷。实际上,前些时候保姆就陆陆续续的聊过因为共用山墙归属问题与隔壁几次拌嘴,今天可能矛盾有些激化了。

几乎所有上过学的人都读过清朝张英的“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然而时至今日,一尺半尺的土地问题依旧是村人邻居容易产生隔阂的原因之一。有些人是得寸进尺的,有些人是分毫不让的,有些人胡搅蛮缠的,有些人是卑鄙无耻的,在一点点似有似无可有可无的利益面前,往日的亲情,曾经的笑脸一扫而光。冷言冷语唇枪舌剑拳脚相向乃至老死不相往来。

站在外人的立场上很容易产生不屑之心,然而作为当事人却很难有前人那般大度者,否则让他三尺又何妨也不会如今还被我们欣赏赞叹。不信我们看看身边包括自己,评优评先等奖励开始之时是不是是斗鸡现场表演之日。祥林嫂般絮絮叨叨的,阿Q般愤愤不平的,林黛玉般哭哭啼啼的,鲁提辖般兜头盖脸的,全都粉墨登场招摇过市。一张盖个红章的硬纸片与一尺二尺之地何异,不过都是照透人性的镜子罢了。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