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一阵刮得天昏地暗的狂风将雾霾清扫的干干净净,吃过晚饭出门却没有原以为的清凉。上午一出楼口,迎面就是滚滚热浪,看来真是到了暖和的时令。

今天的计划是上午去丈人家,下午回老家。临动身刚放假的女儿却不想去,就想在家休息。虽然我和她妈都很不高兴,但也能理解。以我自己为例,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何尝不是假期中要么外出闲逛要么与朋友混日,不要说陪着父母聊聊天,便是在家呆上一会儿都觉得无聊。也就是这些年,自己白发渐增父母越发见老,于是平时才有意识的与父母通通话,放假时第一件事就是要回家看看。女儿很快调整好了心态,高高兴兴地和我们出门了。

女儿像我一样瘦,体育加试中的实心球和800米是其弱项,虽然一段时间以来我们总陪着她练习,但她从来没指望过能得满分。万幸的是,昨天得测试出乎意料的得了满分。不是她超常发挥了,而是考官没那么苛刻。中考体育成绩记入总分无疑是个好政策,这多少会让我们的娇惯的孩子注意相关的训练锻炼,但有些东西就完全是劳民伤财了,比如高中的学分认定。

权利下放在人家那里能够体现公正公平,因为人格人品对那些人来说即使比不上生命也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权利下放在我们这里在目前是荒唐之举,最终的结果不是形同虚设就是走向极端的混乱,因为在我们看来人情是重要的关系是重要的,公平与原则只是一展纸糊的破旗,需要的时候拿出来说事,不需要的时候塞起来没事。

在楼上住着,起床后是否外出转转就要思量一番。在老家住着,起床后一句话抬脚就走。层峦叠嶂的远山,郁郁葱葱的近树,起早忙碌的农人,亲切热情的招呼,没有汽车的尾气,没有喧闹的人声,漫步这样的晨中才应是我们的生活。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没有特殊经历的李煜也许只是个普通的词的爱好者,但因为跌宕起伏的命运造就了传古流传的词,同时也成就了李后主。

有些现在看来比较重要的大事情八竿子划拉到了我们,按说应该记录的,但又怕我们的意思让某些人不高兴。单是某些人不高兴也没什么,问题是那些不高兴的人最是热衷于睚眦必报的,我们通常承受不了他们的报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