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拙嘴笨,无志疏才。
悲观懒散,乡村庸师。

减负啊减负!

据说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表示中国教育“玩命的中学、快乐的大学”的现象应该扭转,也就是说对中学生要适当减负,对大学生要适当加负。

对大学生适当加负无疑是理所应当的并且容易操作的,对中学生减负无疑是理所应当的却很难实施的。这么些年来,我们听腻了各种各样的减负口号,我们看够了各种各样的减负措施。口号喊得再声嘶力竭也不过是瘸子打围坐着喊,措施写得再天花乱坠也不过是放屁苗庄稼。放眼天下看看,试问哪里的负减下去了?课本改革也好,课堂改革也好,再怎么你方唱罢我登场,再怎么繁花锦簇富丽堂皇,除了某些人某些地方名利双收,有个鸟儿用?

看起来是黑云压城城欲摧,实际上是甲光向日金鳞开,明证就是衡中分校门口的两辆坦克: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