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新闻时看到教育专家、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陶西平讲的一件事:

我听了一节讲授平行四边形面积的数学课,课堂上老师给学生们呈现了一块长方形的土地与一块平行四边形的土地,用各种方法让学生进行比较,还进行了充分地讨论,最终在下课之前得出了平行四边形面积公式。“我旁边坐着的一位数学专家表示对这样的课堂非常不理解,‘这节课不就是一句话?平行四边形面积等于底乘高’?”我跟他解释,这是为了让孩子知道探索的过程,结果那位数学专家回答:“探索是要探索未知,而其实学生们在上课前只要看看书,就已经知道面积公式是底乘以高了。”

从表面上看,直率的数学家给了那些开口讨论闭口探究不热闹就不是好课堂的相关领导教育专家一个响亮的耳光,然而细细一想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固然,一线教师被没完没了的毫无必要的探究折腾的苦不堪言怨声载道,可那些坐在台上慷慨激昂口沫横飞的鼓动者就真的糊涂透顶到对探究的功效坚信不疑么?未必。

无论是怎样的改革,只要顺势而为,总有人得名,有人获利,有人名利双收。既然大家都抱怨沉闷低效的课堂疲于奔命的师生,既然一味沿袭积习肯定是不行的,那么总要伸伸手踢踢腿折腾折腾。至于说这样改那样变究竟是能掀起滔天巨浪还是石子落水荡起几圈涟漪谁又管它?

和本山大叔的‘别看广告看疗效’相反,很多时候很多热闹本来就应该‘别看疗效看广告’。当然,那些真心的探索者不再此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