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拙嘴笨,无志疏才。
悲观懒散,乡村庸师。

快乐的生活

话说某公路先是被见小产权房开发商啃噬的一塌糊涂,接着又被着急奔丧严重超载的重卡碾压的粉身碎骨,不能飞的贩夫走卒只好要么想方设法绕道,要么就是如履薄冰地小心通过。

日子一天天过去,破烂不堪的公路越发没个路样,该作为的人都视而不见。日子一天天过去,经过的人骂娘声越发响亮,该作为的人都充耳不闻。卑鄙无耻是施虐者的通行证,懦弱忍耐是受虐者的墓志铭。

也不知哪一天猛然间路被沙土垫平了,习惯了颠簸的人都莫名惊诧起来。接着有小道消息说有重要人物可能也许或者大概要降临某处因此可能也许或者大概会途径于此,于是就这样了。说者言之凿凿,听着恍然大悟。

奶奶的,谁知道真的假的!谁管得了真的假的!谁在乎真的假的!路平了总是好事!

真的是好事?笑容还没从嘴角逝去的人们很快就发现,悲催来了:幸福的不知死活的重卡们再次意气风发的呼啸而来呼啸而过,扬起漫天沙尘而不顾。每天满世界的烟尘滚滚,车啸如嚎。

道路两边的住户们不愿意了,关闭了门窗也挡不住吸土吞尘,于是乎找管理者,于是乎有了洒水车,于是乎空气中烟尘少了车身上泥点子多了。

不知怎的又有人不满意了,不知是谁在路的两头堆起了水泥墩子,禁止通行了。怎能禁止通行呢?想通过的人大为不满,试图将水泥墩子撇开。然后又有人继续摆正,再有人还是试图将水泥墩子撇开。

也有人尝试从路两边的商铺门口绕行,商户们自然也不满意,自家门口的水泥面是自己的怎能让闲杂人碾来轧去?于是乎,于是纷纷在自家的门口设置路障。

路总是还要让人走的,不知是谁最终将水泥墩子摆放成两条S型通道,小型车辆可以勉强通过。不在重车的缝隙间穿行的日子总是美好的,一点点不便算得了什么?于是呢于是呢,大家就在小心翼翼中欢乐的通过快乐的生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