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鸿铭这个老头儿的故事貌似前些年谈论的人较多,这两年感觉少了,可能是就像一阵风过去了。我觉得这家伙的话一直是又臭又硬的。

今天在《胡适与辜鸿铭的精神对撞》又看到一则其与罗家伦的轶事,读完脑海中就浮现出一个石头一样的老头儿来。

辜鸿铭因反感罗家伦这位好出风头,不好好学英文,故上课时‘十回有八回叫着罗家伦的名字,要他回答’。而罗家伦呢,对于这英诗课既无兴趣,英文底子又很差……

有一天,趁辜鸿铭正讲得兴高采烈的时候,他凑上前去问道:‘上回老师不准我说话,骂我WPT。这WPT是什么意思,我到现在还不明白。请老师告诉我:这是哪句话的缩写?出在哪部书上?’辜鸿铭一抡眼道:‘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吗?WPT,就是王、八、蛋!’此言一出,哄堂大笑。罗家伦恨得牙痒,却无可如何。

最后北大学生,没有一个不知道罗家伦就是WPT的。